查看阅读生活

《资本论》读书笔记——研究方法与叙事方法

日期:2018-06-29     组别:政治组     作者:王锦龙     浏览量:31

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是方法、对象、内容的统一体。因此,要正确了解马克思所揭示的价值决定理论的内在逻辑,就不能脱离他由以得出这些规定所应用的方法和所研究的对象。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应用的方法,本身是一个复杂的体系,它包括科学抽象法、由抽象到具体的方法、历史与逻辑统一的方法和唯物辩证法。但是,这些方法本身并不是彼此独立和割裂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交叉的一个统一体。

马克思把《资本论》的方法区分为研究方法和叙述方法。他说:“从形式上看,叙述方法必须与研究方法不同。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个中发展形式,探询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又说:“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因此,这里的研究方法实质上就是抽象的方法。所谓抽象的方法,就是指在实践的基础上,利用分析等等的手段,通过逻辑思维的生动机构和复杂机制,把认识对象中的非本质、非主流的因素撇开,从中分解出一般的、本质的、必然的因素,并以概念、范畴等思维方式把这些抽象出来的成果表达出来,从而实现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转化,使人们能够深刻而确切地把握事物的本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任何一个问题的研究,都不是从概念出发、从定义出发,而是从客观实际出发,从现象入手。但是,即使人们已经从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中抽象出了经济关系的本质规定,仍然不能说完成了对经济关系的认识过程。科学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的任务,不仅要通过科学的抽象发现经济过程的本质,而且还要说明本质和现象之间的联系。这就需要进行抽象上升到具体的过程。从具体到抽象的过渡只是完成了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先决条件。由于事物的现象形态总是比事物的抽象规定丰富,并且从本质的抽象规定上升到复杂的具体形态需要经过许多中介环节,所以,从抽象上升到具体是一个比具体上升到抽象更为复杂的过程。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的叙述方法。因此,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是从具体的事物和现象出发,以具体的概念为论述的终点和归宿。这一整个过程的研究的方法也被称唯物辩证法。作为一种科学的方法,它是对黑格尔所阐明的辩证法的合理形态进行改造的结果,作为一种逻辑过程,它要求“认识是从内容进展到内容。首先这个前进的运动的特征就是:它从一些简单的规定性开始,而在这些规定性之后的规定性就愈来愈丰富,愈来愈具体。因为结果包含着自己的开端,而开端的运动用某种新的规定性丰富了它。普遍的东西构成基础;因此,不应当把前进的运动看成是从某一物到另一物的流动。……在继续规定的每一阶段上,普遍的东西不断提高它以前的全部内容,它不仅没有因其辩证的前进运动而丧失了什么,丢下了什么,而且还带有一切收获物,使自己的内部不断丰富和充实起来……”由此可见,所谓的“认识必须是从内容到内容”需要经过两种阶段或者应用两种方法,即要使不间断的东西割断、使活生生的东西简单化,从而取得最初的规定,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对象的其他部分,以便结合个中具体条件而取得越来越丰富的具体规定。这是科学抽象法和由抽象到具体方法的有机结合的过程。根据对方法论的研究,我们不能简单地看待《资本论》中价值决定理论等的内涵和各种规定。




尚无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