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阅读生活

行者与《心经》

日期:2019-12-30     组别:语文组     作者:刘建华     浏览量:1857

 

行者与《心经》

                         ——《西游记》读书散记

《西游记》里,唐僧是师父,但这个师父甚少讲经。常常是悟空讲经,讲《心经》。

关于《心经》,佛教界的说法是,玄奘法师在阅读经书时,对有些语句生疑,很想到印度取经。后来在四川成都遇到一位老和尚,身生疥癞,人不敢近,惟有年轻的玄奘法师,以一颗同情心侍奉他,为他洗脓血、涂药。不久,这老和尚的疥癞病痊愈,为感谢他调治之恩,无以为报,惟有一部经书,可以口传给他,就是这一部心经,一共260字,念了一遍。这老和尚就是乌巢和尚。玄奘法师便记在心内,后来把它译出来。现在教界流传最广的,便是玄奘法师的译本。

《心经》在《西游记》中曾多次出现,第十九回中乌巢禅师讲《心经》经文传给玄奘,并收录了《心经》全文,之后在二十回、三十二回、四十三回、八十回、八十五回、九十五回都出现《心经》的情节。

如在三十二回中,三藏“恐”虎狼,行者讲“心无挂碍,无挂碍,方无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之言?但只是扫除心上垢,洗净耳边尘。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你莫生忧虑,但有老孙,就是塌下天来,可保无事。怕甚么虎狼!”

四十三回中,三藏“疑”水声,行者说“你把那《多心经》又忘了也?”唐僧道:“多心经乃浮屠山乌巢禅师口授,共五十四句,二百七十个字。我当时耳传,至今常念,你知我忘了那句儿?”行者道:“老师父,你忘了‘无眼耳鼻舌身意’。我等出家人,眼不视色,耳不听声,鼻不嗅香,舌不尝味,身不知寒暑,意不存妄想,如此谓之祛褪六贼。你如今为求经,念念在意,怕妖魔不肯舍身,要斋吃动舌,喜香甜嗅鼻,闻声音惊耳,睹事物凝眸,招来这六贼纷纷,怎生得西天见佛?”这一处,行者再给三藏讲《心经》,去六贼,定心性。

八十五回中,三藏“惊惶”山势崔巍,“满身麻木,神思不安。”行者笑道:“你把乌巢禅师的《多心经》早已忘了?”三藏道:“我记得。”行者道:“你虽记得,还有四句颂子,你却忘了哩。”三藏道:“那四句?”行者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三藏道:“徒弟,我岂不知?若依此四句,千经万典,也只是修心。”行者道:“不消说了,心净孤明独照,心存万境皆清。差错些儿成惰懈,千年万载不成功。但要一片志诚,雷音只在眼下。似你这般恐惧惊惶,神思不安,大道远矣,雷音亦远矣。且莫胡疑,随我去。”那长老闻言,心神顿爽,万虑皆休。此处,点出了《西游记》的真意——修心。

《心经》是“《西游记》全书中唯一全文出现的佛经”,唐僧对此经记在心里,但并没有真正明白这部经的真正意思,倒是在一路上,都是行者在引导三藏悟此经。最后到如来佛祖曾经讲经的给孤园,连三藏也感叹悟空解得无言语文字,乃是真经。经是用实践才能表达出来的真理,没有文字的经,才是真解。修行、学习,都是在修心,修是个实践,而非“读”“念”,有人做了个比方,“真理好比黑暗里照亮心灵的明月,而‘经’不过是指向那明月的手指。手指可以指出明月的所在,但手指本身却不是月亮。而且,要想看到月亮既可以通过这只手去指,也可以通过那只手去指,甚至并不一定非通过手去指。手指可以不在,而明月却常在。毕竟,看到明月的不是手指,而是眼睛,这眼睛就是人心里的悟性。经仅仅是教给读经的人一种看事物的方法,在你困惑的时候唤醒你的智慧,擦亮你的眼睛,呼唤你走出牛角尖儿,发现那条你该走的路,而通向灵山的路终归还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去。

乌巢禅师说取经的路问悟空,《心经》讲的是心,悟空就是心。禅宗理论里,西天也在心里,不必向外寻求,问心心自知。所以在《西游记》里,我们看到的都是唐僧问悟空,悟空在讲经。

尚无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