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阅读生活

关于老子

日期:2020-07-13     组别:历史组     作者:蒲华     浏览量:147

(一)老子其人

      关于老子的生平,较早的系统记载是《史记·老子列传》,引录如下: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

   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 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隐君子也。

这篇传记记载了以下重要信息:

1、老子,姓李,名耳,字聃,楚国苦县(今河南省鹿邑县太清宫镇)人。

关于老子的字有不同说法,一说老子字伯阳,谥曰聃。关于老子所属之国,柳诒徵先生《中国文化史》认为“老子生于陈而仕于周”,“实则苦县属陈,老子生时,尚未属楚,《史记索引》、《正义》言之甚明。”

2、老子作过周王室的守藏史,相当于图书管理员。

3、孔子曾至周问礼于老子。《礼记·曾子问》,《庄子》中的《知北游》、《天道》、《天运》等篇及《吕氏春秋 》均记载有孔子问学于老子之事,应属可信,但自古以来关于问学的时间、地点争论颇多。当然,也有人怀疑这一记载的真实性。

4、老子见周室衰微,离开周室,至函谷关,为守关官员所留,著书上下篇,共五千言(即《老子》一书),然后离去,莫知所终。

这一记载就是后世“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的传说之所本,由这一传说又形成了“紫气东来”的典故和成语。传说,周敬王四年(公元前516年),周王室发生内乱,王子朝率兵攻下刘公之邑,周敬王受迫,为晋所救。王子朝势孤,与旧僚携周王室典籍逃亡楚国。老子因失职而离周归隐,骑一青牛,欲出函谷关,西游秦国。函谷关令尹喜望见紫气浩荡东来,知有圣人将至,一月后老子乃骑青牛而来,于是便拜老子为师,辞官从老子学,归楼观台故宅。老子为著《道德经》五千言。

关于函谷关守关官员的名字,汉代以后多称为尹喜,可能是误读文献所致。关尹”为周代官职。先秦典籍《列子》、《庄子》、《吕氏春秋》等均记为“关尹”或“关尹子”,其人亦为学者,但姓名不详。

老子的“不知所终”,在道教兴起后演化为“老子化胡”之说。《后汉书》之《襄楷传》便有“或言,老子入夷狄为浮屠”的记载。西晋天师道祭酒王浮为与佛教争邪正,乃作《老子化胡经》,记老子入天竺为佛陀,教化胡人。此说自然是无知无稽之谈。当然,有关老子后来的踪迹,后世也十分关注,有现代学者提出老子后来向西去了河西走廊一带,但并无多少依据。

5、老子活了一百六十多岁或二百多岁,有传言说向秦献公进言的周太史儋即老子。

     秦献公的在位的年代为公元前384年至公元前362年,为战国早期。这一记载导致学者们关于老子的生活年代争论不休,马叙伦、唐兰、郭沫若等认为老子即《史记》所记的李耳,为春秋末年人;清代的汪中及现代范文澜、侯外庐、罗根泽等则认为老子是战国时代人。从先秦史籍中多有老子从孔子问学的记载看,老子应当是孔子同时代的人,可能比孔子稍早。现在学界比较倾向于这种看法,著名老庄哲学专家台湾学者陈鼓应即持看法。因此,《史记》所载上述传言是不可信的。

东汉末年道教兴起之后,老子被奉为教主,成为“太上老君”、“道德天尊”,到唐代更被封为“太上玄元皇帝”。道教书籍中有不少关于老子的记述,大多出于编造,不可轻信。

老子生活的春秋时代是我国古代由封建(封邦建国)转向帝制的重大转型期,是一个大变革、大动荡的时代 。制度、秩序处于新旧交替之中,新旧势力处于严酷的斗争之中,加之大国争霸,战乱频仍,社会竞争异常激烈。老子的学说就是在这样社会背景下形成的,也可以说是对当时的社会现实严肃思考的结果。

(二)《老子》其书

     《老子》分为《道经》和《德经》两个部分,故又称《道德经》。道是指老子哲学中的最高范畴,是为体;德为道之用,是指道在万事万物中的体现。西汉河上公作《老子章句》,分为81章,《道经》37章在前,《德经》44章在后,但1973年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老子》抄本为《德经》在前,《道经》在后。

《老子》一书在战国时期就广为流传,1993年在湖北荆门市郭店村楚墓中发现了一批楚简,其年代约为公元前350年至公元前300年,其中一部分内容即为《老子》的摘抄,是现存年代最早的《老子》抄本。战国末年法家的集大成者韩非著有《解老》、《喻老》二篇,对《老子》的有关篇章进行注解和阐释,是现存最早的《老子》注释。

《老子》现存有三种不同的传本,郭店楚简本、马王堆帛书本和通行本。三种传本在篇次、文字上都有一些差异,但思想上则大体相同。传世通行本最为完整,一般阅读,用通行本即可。

汉代以后有关《老子》一书的注释本很多,主要有西汉河上公《老子章句》、魏王弼《老子道德经注》、唐傅奕《道德经古本篇》、明焦竑的《老子翼》、清王夫之的《老子衍》、张尔歧的《老子注》、魏源的《老子本义》等。现代注释本也很多,如马叙伦的《老子核诂》、朱谦之的《老子校释》、高亨的《老子正诂》、陈鼓应的《老子注释评介》等。

         二、老子的“道”与自然观

      “道”是老子学说的最高范畴,也是老子哲学思想的核心。《老子》的第一章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第二十一章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异名,同曰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认为“道”作为终极性的最高范畴,是一个浑然的整体,在本质上既不可界定,也不可言说,不依傍任何事物而独立存在,始终处于周流变迁之中而化生万物。《老子》第三十七章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明清之际著名学者张尔歧注曰:道生一,一生二,无名,天地之始也;二生三,三生万物,有名,万物之母也。一,谓气;二,谓阴与阳;三谓阴与阳会和之气,即所谓冲气也。可以看出,老子说的道就是一种宇宙本体,天地万物都是由道派生出来的,道的特性是无,无形、无象、无声、无为,不能用感官直接感知。道不仅是宇宙本体,也是万事万物的最高法则。由于老子对道的论述比较含混,且有一定的神秘色彩,从古代到今天关于道就有了许多不同的解释,这也牵涉到今人对老子学说的定性。有人将“道”解释为“元气”或“物的自然法则”(如陈永品《老庄研究》、杨兴顺《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及其学说》),故认为老子宇宙观是唯物主义的;有人将“道”解释为永恒绝对的精神本体(如王明《论老聃》、杨柳桥《老子译话》),故认为老子的宇宙观是唯心主义的。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宇宙生成论来看,“道”应该是指精神性的本体,而“一”才是混沌一气的元气。如果将道解释为“元气”,“一” 就无法解释了。

    在老子的有关论述中,“道”与“自然”具有同一性,“道”是本体,而“自然”是“道”的存在方式,即不依赖任何外力而自己如此的意思。《孔子问礼》载老子所言:“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

     既然“道”是一种抽象的精神本体,所以老子认为人的感官是无法直接感知“道”的,对“道”的认识只有通“玄览”的方式才可以获得。所谓“玄览”,就是闭门潜修和抽象思维。感觉和经验不仅不能帮助人们认识“道”,甚至会妨碍对“道”的认识。老子说“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牗,见天道 。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办而成。”(第四十七章)又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第四十八章)

尚无人评论